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愚者长歌:第十六章 人生并无初见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愚者长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天早早起来去抢占吊床的她,看着林叶间的光芒才知道大事不妙,虽然生生死死与她无关,但她心底还有希望这个人不是他。

    不会原地重生,这是他们的经验。因为总有人会发现这个规律,然后原地虐杀那个人数次,直到他真正的死亡。

    白早在判官小姐的眼中虽然胸无大志了些,但是除了那些伤人的讽刺,他还是一个很值得同情的人。如今的白琯理解老人白仲那心如死灰的心情和不愿再追究白早死因的决定。就像是父母辛辛苦苦养大孩子之后,发现他并不是自己的孩子。那他们会怎么做?或许会延伸出一个曲折的故事,或许会重归于好。但是无论如何,产生的隔阂是无法消除的。任何感情都是如此,一旦有了裂隙,只能视而不见,因为你再往里填什么东西都会让这个裂隙越来越大。没有什么能够完好如初,如人生并无初见。

    秦始皇改正朔,十月为正,为颛顼历。正月因为避皇帝讳,早已更名端月。

    太原郡的月亮和郿县的一样的大小,但是白早的母亲并不这样认为。作为孙女的白琯几次试图让白母理解这个世界的越来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发生变化,但是白母还是不懂,可能也是不想明白。白琯渐渐地难以启齿,她越是提到白早就越是被白母温柔对待。她有些害怕温柔,七百年来,她所看见的都是人性的丑恶,在死亡面前真实的自我。后来她变得麻木无情,难得微笑和流泪,甚至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另一种生物,就和那一直重复着初次见面的阎王一样的生物,面前的人类不过是醉生梦死的寄生虫。

    天气转凉,白琯裹着本属于白早的狐裘,窝在白母的怀抱里,看着满地的贡品感叹这新年的快乐有些短暂。

    明天就是端月初三,属于亡者的日子。

    子师扶着面色更加惨淡的白早躺下。

    他不知道为什么和男孩说,不是后背那块伤口的原因,会让男孩那么轻松。他看着男孩嘴角的笑意和眉头的愁闷,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人的表情可以这么丰富。

    白早背后的伤口已无大碍,尽管子师很好奇是什么弄伤了他,他打量过白早的身体,那就像是一块精心雕琢过的美玉,没有一点瑕疵。唯独在后背有那么一块深深的伤口,他没有感觉到痛吗?看他说话的时候,脸色苍白了些,但是言语间很是轻松。

    他的伤势重吗?

    子师感觉到了师兄少有的关心,据他所知,他师兄关心的只有儒家名声这一件事情。说不好,他真正的伤在胸口。那种东西是外道的怪力。但是我看他心事重重的,显然有他做了一个噩梦。

    或许是怨气的缘故,既然是怨气总要影响,恶梦不过是开始。车厢里传出竹简掉落的声音,然后曾贤弯着腰出了马车。和我们内养的正气不同,这是死者的怨气,而且数量惊人。非要做个比方的话,一个人的怨气是一粒米,那他心中的伤口就有一车那么多。

    曾贤环顾四周的树木,如果比作草木,他体内就有一座森林。

    这该如何是好?子师还以为师兄不会关心这个外人。

    这终究是妙不可言的天地伟力,哪里有什么办法?反正一时也取不走性命,等他醒过来就自求多福吧。

    阴阳家呢?子师穷追不舍。

    曾贤往自己的马车前走去,路过第二辆车的时候拍打了一下赶车的书童。神神鬼鬼,谁知道?

    他们还有赶往琅琊郡的观海宴,停留片刻,不得不加速向东赶着路程。

    几个爱龙卫至今还在太白乡盘桓不去,因为他们的乙主亲自吩咐让他们完全听从这个新丙主的命令。这个新丙主白鸢根本就不着急抓那些逃跑的贱墨之人,她成天跟着那个叫司马无泽的美男子查查这家查查那家。他们觉得自己要是那些亡命的家伙,早就逃去秦国。可是那个司马无泽振振有词,说他熟悉那些人,他们肯定不会离开此地。

    此时已经是日昳时分,一行人一无所获地站在废弃的白石家中。曾经白早做的吊床此时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几场大雨,门前的槐树极其稀疏的几片叶子如今也摇摇欲坠,吊床两边的树叶也不再那么青翠。司马无泽偷偷地抹去不由自主留下的眼泪。白早不在的白家一时失去了生气,一直想念儿子的白母在白仲强烈地要求下带着白琯,也就是判官小姐离开了郿县,去往太原郡的封地。本来还有白氏族人当初答应白仲来打扫这两间屋子,但是听说有人在寻白起后人的仇,就不约而同地再也没有来过。

    而白鸢现在是一门心思地帮助司马无泽,他说什么她就拍手称是,毫不在意自己几位下属的脸色。

    白鸢的出身,爱龙卫们都不太清楚。她从小就在爱龙卫的看管下长大,受到面甲的保护,所以她跟六甲都很熟,而且她一直在卫中没有什么职位。那些乙主完全是把她当做家人来看待,剩下见过面的丙主也都是以礼待之,不少人都怀疑她是爱主的私生女。现在给了这样的她一个职位,简直是这些丁卫们的噩梦,他们无论吃了多大的苦都注定是有苦难言,有求无路。

    白鸢一直呆在咸阳,所见到的人不是不能露脸的就是那些长相凶狠的乙主们,那些稍微有点姿色的人都被派往各国做奸细了,这个像是女人的小白脸司马无泽倒是她见过最好看的,而且还很有趣。比起那个表面乖巧温柔实则阴险下流的白早要好得太多,所以她也是真的不关心那个白早的生死。

    你怎么总往别的院子看?我以前就注意到的。

    内心失落的司马无泽收回目光,盯着眼前的白鸢,没什么?

    白早忘了隔壁的人,他回来的时候还以为白早会和他说这些事,但是他没有提起。究竟是他选择了遗忘还是他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司马无泽对于白早越来越困惑,曾经的白早那么想要和他们二人去白雾山,而后却是这般无赖的模样,还有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还记得三个人的诺言,只有他还是原来的。

    他们是不是离开郿县了。一个丁卫突然提出这个问题,脸色却瞬间像是没了半条命的样子。

    白鸢正攥着拳头狠狠地瞪着他们。

    不可能。司马无泽的眉毛并不那么明显,如在证明性格轻佻。就算是逃掉,每个关口都有他们的通缉令,早就会被发现。

    如果要是山路呢?白鸢突然想到,凑到司马无泽身边等待夸奖。

    司马无泽没有回答,他扶起翻到的木桩。我还是不相信他们会跑,他们想去如今的齐郡,已经想了太久。始终未能确定,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主见,自从其中一人犯了事他们就更小心谨慎。他们这些人到处行侠仗义,欠下他们人情的人太多,就像那个酒店老板一样,会藏起他们来。那个小男孩没有再说什么吗?

    司马无泽口中的小男孩就是乐乘的徒弟。自从那日出了事情以后,他就按照乐乘写下的几条木牍的意思,亲自来投案自首。还带着满满的食物和一把长刀,至于纵横家的书籍匆匆忙忙地都被他丢在酒店里,只带了几本无用的小说家著作。他们爱龙卫也是凭借着男孩的指引,找到的那个酒家,可惜已经人去楼空。

    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个爱龙卫回复道,如果真的想要知道他知道些什么,还是要仰仗海甲大人,只有海甲大人才有这种手段。

    几个人附和着,然后又都说海甲大人如今在外面办案。

    《愚者长歌》十大完结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kjpros.com/direc/241510/
上一章        愚者长歌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